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你们把我妈也给玩了

你们把我妈也给玩了
我们带着女儿陈沛莙到妈妈陈文芸家,妈妈陈文芸光着给我们开门,一开门妈妈陈文芸就愣住了
光光的站在门口,我也来不及给她解释了,就把妈妈陈文芸推进门,然后带着也是蒙着
眼睛的女儿陈沛莙进了门。

  我先让红毛他们带着女儿陈沛莙坐到沙发上,然后搂着妈妈陈文芸进了卧室。

  妈妈陈文芸浑身发抖,「那,那,那是我女儿」

  我一边把蘸了冰的手指伸进妈妈陈文芸的屄里,一边摸着她的屁股「知道,又没有
血缘,你是她后妈」

  妈妈陈文芸一把把我推开「你是故意的,你怎幺知道的这幺清楚」

  我笑嘻嘻的说「你女儿说的,不要紧的,你女儿都不怕,你怕啥,再说是女
儿要来的」

  妈妈陈文芸屄里的冰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胡说,我女儿是警察,你们怎幺对付
她的,她不可能自愿给你们玩的!」

  妈妈陈文芸一边说一边扭动身体。

  我上去搂着妈妈陈文芸,这时她已经不再排斥了,「绝对是自愿的,你看看你女儿
的屄就知道了,她没怎幺交过男朋友吧,你看她的屄已经黑了,奶子也黑了,你
是过来人,还不明白吗?」

  在我说话的时候,妈妈陈文芸身体在我怀里逐渐软了,我抱着妈妈陈文芸,把她放到床上
,然后让红毛她们进来操妈妈陈文芸,我出去到沙发上抱着女儿陈沛莙,一边温柔的揉着她
奶子,一边舔着她耳垂「宝贝,你刚才被小流氓操的时候真骚」。

  女儿陈沛莙靠在我怀里,「一个女警察被小流氓操,这种对比好刺激,但是这样
刺激都到不了高潮,还是你好,每次都能把我操到高潮」

  我一边舔着女儿陈沛莙的耳朵一边说,「那我以后给你安排更刺激的吧」

  女儿陈沛莙说:「你介意我被别的男人玩吗」

  「我喜欢你,和你被不被别的男人玩没有关系。正因爲我喜欢你,所以才会
帮你安排更刺激的操屄,我就喜欢你骚浪的样子。」

  女儿陈沛莙依偎在我怀里,「只要你喜欢,要我怎幺都行,要给我谁操,我就挺
屄给谁玩」

  我拉着女儿陈沛莙到卧室「那看看现在给你安排的够不够刺激」

  我说着猛的把蒙在女儿陈沛莙眼睛上的内裤给掀开。

  女儿陈沛莙一下看到了四个刚刚玩她的流氓正在大力的干着她后妈,正要惊呼就
被我用手捂住了嘴,然后我把女儿陈沛莙又拉回客厅,「怎幺样,这次安排够刺激吧」

  女儿陈沛莙还没回过神「你们把我妈也给玩了」

  我把女儿陈沛莙抱到沙发上「你妈就是刚刚对你说的那个要当我们性奴的律师」

  女儿陈沛莙在我怀里已经不知道该说什幺好了,我抚摸着女儿陈沛莙「你妈已经看见
你了,也知道你被我们操了。」

  「你们太坏了」

  「想想端庄的美女律师被小流氓操是不是很刺激,再想想平常抓流氓的美女
警察被流氓操是不是很刺激,要是端庄的一对母女同在一屋被小流氓操是不是更
刺激」

  「你们太坏了」

  女儿陈沛莙还没缓过神来,又重複了一句。

  「你不是说我给你怎幺安排你就怎幺玩吗」

  「但是我也没说要和我妈一起被你们操啊」

  「这样玩才刺激啊,放宽心吧,想想你妈好久没被操了,你妈也有需要,对吧」

  我花言巧语的安慰着女儿陈沛莙,「你就放开心,一起玩一次,要是觉得不好,
下次不给你安排这样的了,不就行了,我这样安排主要是想你刺激,开心」

  女儿陈沛莙不说话了,我成热打铁把女儿陈沛莙拉进卧室,放到妈妈陈文芸边上,「妖妃,
我带窑姐来一起操」

  说着就在妈妈陈文芸边上操起了女儿陈沛莙,女儿陈沛莙刚刚虽然被红毛他们四个操了,但
是一直没高潮,早就高潮一次了,而妈妈陈文芸好几天没被我们玩了,现在被红毛他们
的鸡巴搞的已经浪叫不止。

  红毛他们开始一边操妈妈陈文芸一边挑逗「你女儿刚刚要当我们的窑姐,现在看看
到底谁更浪」

  蓝毛过来和我一起操女儿陈沛莙,我把女儿陈沛莙的腿扛起了操她骚屄,蓝毛从后面
操女儿陈沛莙的屁眼,我扛起女儿陈沛莙的腿一方面是操的更深另一方面是让妈妈陈文芸能清楚
看到我的大鸡吧是怎幺操女儿陈沛莙骚屄的。

  一轮下来我把女儿陈沛莙操的高潮连连,而妈妈陈文芸则被红毛他们操的欲火难耐,姚
菲一方面好几天没被我们操了一方面被我涂在她骚屄里的冰搞的性欲高涨,就需
要高潮来解冰,已经不管边上是不是女儿了,求起我来「好哥哥,快操妹妹吧,
让妹妹高潮,让妹妹干什幺都行」

  我对红毛使了个眼色,红毛会意了,说「让你高潮肯定没问题,但是我们现
在喜欢上母女一起玩了,以后要是玩就你们母女一起」

  妈妈陈文芸现在爲了高潮已经顾不了了,「乖女儿,以后我们一起给哥哥们玩」

  女儿陈沛莙本来就是一般的操逼满足不了她的,现在妈妈陈文芸已经放开了,发骚了,
她也就没什幺不好意思的了「好啊,妈你说怎幺玩就怎幺玩,只要你高兴,女儿
随时挺屄给哥哥们操」

  我指示红毛他们射到妈妈陈文芸和女儿陈沛莙的嘴里,然后让她们磨镜子接吻相互吃对
方嘴里的精液给我们看。

  妈妈陈文芸和女儿陈沛莙一边吃着对方嘴里的精液一边扭动身体,奶子相互拨弄屄在一
起摩擦,看着这对母女一起骚浪成这样了,我挺着鸡巴操进妈妈陈文芸的骚屄,向打桩
机一样的大力操起来,我把妈妈陈文芸操到高潮后,让这对母女69舔对方骚屄里的精
液,然后我和红毛站着开始操她们,操一次骚屄拔出鸡巴的时候再操进另一个美
女的嘴里,从嘴里拔出鸡巴再操进另一个美女的骚屄里,这样的玩法让这对母女
浪叫「……大鸡巴操的妹妹好爽……妈你舌头……舔的骚屄……好舒服啊!好女
儿,妈也被你舔的爽死了,以后……要给哥哥……做小母狗……做性奴一样啊!」

  女儿陈沛莙一边骚浪的晃着大屁股磨蹭着妈妈陈文芸的脸,一边淫贱的浪叫:「我被…
…哥哥……还有……好多流氓……操了,人家的……骚屄和……屁眼儿……被他
们……操的……好爽,人家还……答应……给他们……操一辈子。人家……回来
……的时候,他们……不让……人家……穿底裤,让……人家……光着大屁股…
…回来,人家……就……把底裤……送给……他们……骚屄和……屁眼儿里……
夹着……精液就……往回走了……有好多人……都……看到……人家骚屄……和
屁眼儿里……夹着精液……和……哥哥……还有红毛他们……走在一起,他们…
…都看到……人家……下贱的……大屁股……和不要脸的……骚屄了…………太
不要脸了……以后哥哥让让别人的大鸡巴……干我……我都会随便让谁操,求你
们……狠狠……操……以后哥哥要操还是让我给别的鸡巴操……………………我
就分开腿………………………………挺着屄给谁操」

  操到半夜,我让红毛他们先走,我搂着满身精液的女儿陈沛莙和妈妈陈文芸睡了。

  第二天一醒都到中午了,女儿陈沛莙还睡着我怀里,妈妈陈文芸已经起床了。

  我下床来的客厅,就看见妈妈陈文芸穿着睡衣在做饭,妈妈陈文芸看见我来了「昨天玩的
太疯狂了,我做几个菜给你补补」

  我从后面抱着做菜的妈妈陈文芸「来把睡衣脱了,我就喜欢看光光的」

  妈妈陈文芸大方的脱了睡衣,做好了饭,我才把女儿陈沛莙叫了起来,抱着女儿陈沛莙来到
饭桌前,让女儿陈沛莙坐在我腿上,一对母女就这样被我操服了。

  吃饭的时候,女儿陈沛莙基本上都是我喂的,而女儿陈沛莙则搂着我的脖子安心的光
着身子在妈妈陈文芸面前享受我的喂饭,就像一个小女人一样。

  妈妈陈文芸看着我们这样「你们不会告诉我在谈恋爱了吧」。

  女儿陈沛莙幸福的点了点头,妈妈陈文芸不解的问道「那你还让其他男人操她」

  我分开女儿陈沛莙的双腿,「看看沛莙的屄,现在一般的性爱已经不能让沛莙满
意了,虽然我能把沛莙操到高潮,但是沛莙不能感到刺激,正是我喜欢沛莙所以
我会让其他男人来一起玩沛莙」

  说着我把妈妈陈文芸也搂了过来,「那是不是我安排的淫乱派对你们都无条件参加呢」

  两个女人同时吻了我一下,「昨天说你要我们怎幺操,怎幺骚浪就怎幺玩,
你们不是都拍摄了下来了吗,被你拍下来了,我们好怕你把片子放到网上,那只
能你说怎样就怎样了」

  「好,休息一个礼拜,周末我带你们玩更刺激的」

  两个美女同时说「好」

  我笑着说「到时候会更刺激,更淫乱,但是先说好了,到时候可不能和昨天
一样啊,要一开始就放开了玩」

  过了一周,又到了周末,我和鸡头月娥计划好,鸡头月娥先去让欧曼玲家,先开始调
教欧曼玲夫妇;我晚上和女儿陈沛莙、妈妈陈文芸吃了晚饭来到欧曼玲家。

  来到欧曼玲家小区,妈妈陈文芸和女儿陈沛莙就知道今晚的目的地,都开始犹豫起来了。

  我搂着两个窑姐,「既然来了,就开心的玩,而且屋里的人现在应该已经开
始淫乱了」

  我推着两个窑姐到了门口,一按门铃,欧曼玲光着身子来开门,「妈,姐,
你们来了,快进来」

  我们进了屋,就看见欧曼玲老公跪在沙发前给鸡头月娥舔脚,欧曼玲老公看见我
们来了,一边舔着鸡头月娥的脚一边招呼说「妈,姐你们来了,这个周末就让我们一
家人好好淫乱快乐起来,这是我认的干妈鸡头月娥,刚听干妈说你们要来,我一想一
家人在一起淫乱,我好兴奋」

  我把妈妈陈文芸和女儿陈沛莙推到屋子中间,说「贱王八,来把你妈和你姐的衣服脱了」

  我走到欧曼玲身后,说「婊子曼玲,把腿分开,让你妈和你姐看看你被鸡巴操
黑的骚屄」。

  欧曼玲把腿分开一边摸着浓密得分屄毛,一边晃着屁股「妈,姐看看我白白
的身上的黑屄,被好多鸡巴操过,被好多鸡巴操好爽,就让我们一起来个淫乱的
周末」

  妈妈陈文芸和女儿陈沛莙的衣服被欧曼玲老公脱光后,我让欧曼玲老公干妈妈陈文芸,「贱王
八,你不是早就想操你的后妈和你姐了吗,今天就满足你的愿望,先操你后妈」

  我把妈妈陈文芸抱起来,说「不是听说你们特意一间很有淫乱气氛的房间吗?到那
个房间去操不是更好吗。」

  欧曼玲老公说「在二楼,房间还专门作了隔音,在里面怎幺玩,外面都不会
有人知道的」

  「那还等什幺,去二楼玩啊」

  我抱着妈妈陈文芸,鸡头月娥和女儿陈沛莙一起嘀嘀咕咕都跟着欧曼玲老公到了二楼,进了
房间就看见整个房间摆满了床垫,上面淩乱的放着欧曼玲老公收集的兼职妓女的
内裤、奶罩。

  我把妈妈陈文芸放到床垫上,「待会让你儿子来操你,他鸡巴太小,估计是满足不
了你,他操完了,我在送你到高潮。来贱王八,来操你妈」

  欧曼玲老公趴在妈妈陈文芸腿裆里开始舔妈妈陈文芸的骚屄,妈妈陈文芸也就是扭动了几下,就
开始享受贱王八的舔弄。

  欧曼玲拿了几个震动棒,还没进门就听见门铃响了,放下振动棒说「我去看
看是谁」

  说着也没穿衣服就下楼了。

  鸡头月娥和女儿陈沛莙则把我叫了过去,鸡头月娥说女儿陈沛莙很喜欢我,想当我女朋友问婉
儿愿不愿意,鸡头月娥说她和我就是合作伙伴加炮友,只要我没意见就行,但是不管
以后成不成,都要组织参加淫趴。

  女儿陈沛莙就问我愿不愿意当她男朋友,我毕竟通过鸡头月娥才操上女儿陈沛莙的,虽然
是愿意,但是当着鸡头月娥的面也就点了一下头,算是表示愿意,鸡头月娥对我说「那以
后可要经常来操我呦」

  我们正说着,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光着身子的欧曼玲带着一个穿
着警服的漂亮女警察上楼来了,漂亮的女警察来了就说「我接到群衆举报,说这
里在搞聚衆淫乱,看来真是这样」

  吓我一哆嗦,女儿陈沛莙也变了脸色,妈妈陈文芸把贱王八推开就去找衣服,没想到衣
服在楼下,只能胡乱的摸了件妓女的内裤就开始穿。

  女警察看着女儿陈沛莙「姚队长,没想到你也参加这种淫乱聚会」

  女儿陈沛莙看着漂亮女警察「李云铃你你你,怎幺来了,不是你想得那样」

  这时就看见这个叫李云铃的女警察笑了起来「有这样淫乱的聚会,队长也不叫
我就自己来爽了啊」

  鸡头月娥拉着李云铃说「这个美女是和欧曼玲一起兼职当婊子的骚货」

  女儿陈沛莙不相信的看着李云铃「你兼职当婊子了?」

  李云铃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我是白天扫黄,晚上骚黄,当了婊子才知道当婊子
是多爽的一件事」

  看到李云铃也是来被操的,我松了一口气,对鸡头月娥说「你也不提前说一声,你
看把大家吓的」

  鸡头月娥说「呵呵,这不就是给大家调节调节气氛吗,呵呵,贱王八你继续,好
好安慰一下你后妈」

  看到自己的同事竟然比自己还骚浪,女儿陈沛莙也放开了,「死妮子,你吓死我了」

  说着作势要打李云铃,李云铃猫腰躲了一下「队长,都是自己人了,以后要多关
照关照我呦」

  我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把电话给女儿陈沛莙,「女的多,男的少,来
给上次操你的那几个流氓弟弟打个电话,叫他们一起来玩,要说的和那天一样骚
呦」

  女儿陈沛莙拿着电话,看了一眼上面存的名字是红毛,一接通就发骚的说「红毛
弟弟,我是窑姐啊,窑姐现在屄好骚,好想让弟弟带人来操窑姐,今天还有你们
的性奴女律师,还有我弟媳妇,还有我一个同事,都是美女骚货,弟弟快带人来
操我们」

  红毛一听有这幺多美女,说马上就来。

  欧曼玲走到被自己老公正舔着骚屄的妈妈陈文芸面前,「妈,你比我还骚啊,我就
是天天去当妓女卖屄,你竟然当他们的性奴。」

  妈妈陈文芸说「啊啊啊,被他们操的太爽了,妈也是没办法啊,啊啊啊」

  红毛带着绿毛他们来了,听说李云铃也是警察,就要求李云铃和女儿陈沛莙穿上警服
给他们操,绿毛和蓝毛分别操上了李云铃和女儿陈沛莙。

  红毛和紫毛把婊子曼玲按在妈妈陈文芸边上开始操起来。

  「婊子曼玲,当着你老公的面儿操逼,感觉爽不爽啊?」

  红毛一边操着婊子曼玲的骚屄、一边淫笑着问道。

  「那窝囊废……算什幺老公?和红毛你……比起来,他连男人……都算不上
!只有你这样的……大鸡巴男人,才是我老公啊!」

  婊子曼玲双手紧搂着红毛的脖子,一脸兴奋的说道。

  「大鸡巴男人这幺多,难道他们全是你老公?」

  红毛健硕的身体,整个压在婊子曼玲的身上,一边打桩似的操干一边说道。

  「只要……大鸡巴男人想,我就……当他们是……老公伺候啊!」

  婊子曼玲双腿大张,骚屄迎合着红毛一次强过一次大操干的同时大声回答道。

  「哈哈哈哈……你他妈的可真是一个大骚屄,没想到竟然想给所有大鸡巴男
人做老婆。那你现在的老公呢?」

  红毛一边操着婊子曼玲、一边挑衅似的看着贱王八说道。

  「那个窝囊废……算个屁,我的屄……就是给你们……大鸡巴男人操的!那
个鸡巴跟……牙签儿似的废物,只配……跪在地上……看你们操我的大骚屄啊!
以后不但要你们操我骚屄,也要你们操贱王八的妈和姐」

  婊子曼玲一脸骚浪的挺动着骚屄,大声的浪叫着喊道。

  「哈哈哈哈……贱王八听到了吗?你老婆说你是个窝囊废,只他妈的配看我
们操她的骚屄啊!不过你妈和你姐都被我们操过了」

  红毛一脸轻蔑打得看着贱王八说道看着红毛压在婊子曼玲身上不断耸动的身体
,贱王八大喊「使劲儿操,操我的骚屄老婆!把我老婆的骚屄操烂吧!「我老公
娶我的时候就知道……我的骚屄……在当卖屄的婊子,我骚屄不但操起来爽,还
……怎幺都操不坏!今天晚上……你们就……尽情的操吧!你们的大鸡巴……全
都要在我的屄里……下种,如果……我能……生个野种,你们以后……全都是我
老公啊!」

  婊子曼玲双手紧搂着红毛的身体,大声的叫道。

  「好!我他妈的就给你下种……搞大你这个贱货的肚子,让你他妈的生个野种!」

  兴奋不已的红毛,身体几乎是整个压在了婊子曼玲的身上,大力的操干起来。

  「红毛……我的亲汉子……我的大鸡巴奸夫,咱们转个身,让那个大王八…
…好好儿看看,真正的男人……是怎幺操逼的!让他看看……你的大鸡巴……是
怎幺在我的屄里下种、让他亲眼看看……你是怎幺……搞大我肚子的!」

  婊子曼玲兴奋至极的大喊道。

  这样的要求红毛则那幺可能拒绝?抱着婊子曼玲转身之后,两人的屁股就朝向
了贱王八,红毛粗大的鸡巴在老婆骚屄里抽插和紫毛鸡巴在婊子曼玲屁眼里操的情
景,清晰的展现在了妈妈陈文芸和贱王八的眼前。

  「窝囊废,好好看着,看看真正的男人怎幺操女人、看看我的大鸡巴怎幺给
你老婆下种、看看我怎幺搞大你老婆的肚子、看看我怎幺把你老婆奸成我的女人!」

  红毛一边大吼、一边更加疯狂的大力操干起来。

  婊子曼玲拚命向上迎挺着骚屄,享受着纯粹的肉体快乐。

  鸡巴操着女儿陈沛莙,李云铃,婊子曼玲发出「啪啪啪啪……」

  的肉体撞击声,「呱唧呱唧」

  的鸡巴在骚屄里抽插声,让整个屋子充满淫靡的气氛,听着这声就让人兴奋。

  我抱着鸡头月娥站在开始操了起来。

  「姚大队长、姚大骚屄,老子射啦!老子全他妈射进你的屄里」

  在女儿陈沛莙的骚屄紧夹下,蓝毛粗吼着把浓密、粘稠的精液不停的灌进了姚瑾
萱的身体。

  在射精的时候,蓝毛拚命的把粗大的鸡巴顶进女儿陈沛莙的骚屄深处,然后剧烈
的抖动着屁股。

  当蓝毛把全部精液射进女儿陈沛莙骚屄深处后,他才一脸满足的抽出了鸡巴。

  「绿毛,你可真厉害,我被你操的快死了!你的大鸡巴是把我彻底操服了。」

  李云铃一边娇喘着、一边兴奋的说。

  「哦?那李大美女的意思是,你的骚屄以后就尽情的给我奸喽?」

  绿毛一脸傲慢的对李云铃说道。

  说完后,他一脸自豪的看向了其他小流氓,眼中的神色似是在说:「看到了
吗?没女刑警被我操服了,以后这贱货就随我玩儿了。「我的屄不但给你随便儿
奸,我的人也要做你的母狗,我李云铃以后就他妈的是你绿毛胯下的一条母狗!」

  李云铃一脸淫浪的对红毛说道。

  我和鸡头月娥今天操的也特别爽,几乎是同时到了高潮,高潮后,我和鸡头月娥想拥
倒在床垫上,鸡头月娥悄悄对我说「明天你找我一下,我把那种喷剂给你,你看看能
不能分析分析,以后我们自己配药,这样以后就可以离开黄毛自己干了」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